中国绿色人才网微信公众号
微信公众号
手机APP
手机APP
首页 中心概况 人事代理 公开招聘 职称评审 人才培训 技能鉴定 毕业生就业 政策文件

行业动态

  •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> 信息发布 >> 行业动态
  • 河南有个“塞罕坝”

    更新时间:2018-01-12 浏览次数:676 信息来源:中国林业网

    打开河南地图,广袤的豫东平原上,有一片深深的绿色铺展在豫、鲁、皖、苏四省的辐辏之地。

    100多年前,九曲黄河在这里陡然决口改道,挟大清河滚滚入海,留下了千里黄河故道,也留下了茫茫沙丘。

    68年,三代人,就在“风吹黄土遮天蔽日,盐碱遍地寸草不生”的沙荒上,培育了6.9万亩的平原林海,建起了名列“亚洲十大平原人工防护林”之一的商丘市民权林场申甘林带。

    她,就像一段绿色长城,如“定海神针”般镇守在豫东门户,抵御着风沙的入侵,释放近1.5万人一年的需氧量,保卫着豫东平原的河清海晏。
    踏着2018年的第一场雪,我们走进这片林子,走近这群人,去倾听那些如歌岁月的往事,去探求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奥秘。
    从一亩苗到万丛林

    ——彻底治住肆虐的风沙,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,是黄河故道两岸百姓的梦想。这是一场绿色的接力,更是一次艰苦的远征
    一片片森林绵延不绝,一行行大树伸向天空,北风吹过,卷起层层落叶,掀起阵阵涛声。驱车行进在林间公路上,我们不由得被“林海滔滔百万兵”的景象震撼了。

    高耸入云的刺槐、傲然挺立的杨树、粗壮沧桑的旱柳、笔直光滑的苦楝、华盖如伞的椿树……它们就在这平原上无拘无束地生长着,遒劲坚韧,就算已经倒下,也保持着原始的姿态。

    “这是申甘林带的核心区。”民权林场场长王伟指着远方说,“这片林子西起民权县程庄镇申集村,东至城关镇甘庄村,东西长24公里,南北宽2~3公里。核心区域人工林面积3万多亩,是全国四大平原人工林之一。”
    “没有向导,在这里肯定是要迷路的。”经常在申甘林带里搞科研的省林科院专家樊巍的话比数字更直观。

    然而,翻开《黄河志》,才知道早年间笼罩这里的并不是郁郁葱葱的绿色,而是昏昏苍苍的黄色。风沙在这里猖狂已近百年。
    据史料记载,明代后期,治黄专家、总理河道都御史潘季驯治河后,黄河中下游基本被固定在开封、兰考、商丘、砀山等地一线,行水300余年。
    清咸丰年间的1855年,奔腾咆哮的黄河在兰考东坝头决口,掉头向北经山东入海。

    这是黄河最后一次改道。自此,兰考以东的下游成为黄河的“故道”,蜿蜒于豫鲁皖苏4省8市25县(区)444个乡镇,全长738公里。民权处于千里故道上游地区,长52.4公里,流经野岗、程庄、胡集等7个乡镇。

    “大风起、飞沙舞,一年四季都喝土;狂风掀起茅屋顶,沙湮田垄禾苗枯”等民谣无不倾诉着风沙之苦,“种一葫芦打两瓢”的光景让农民的日子雪上加霜。

    据《民权县志》记载,新中国成立前的30多年中,该县有17个村庄因风沙危害背井离乡,有20多个村庄屡次南移。“电影《焦裕禄》里风沙盐碱的画面,我们也经历过。”曾在林场生活工作大半生的老职工说。

    风沙如猛虎,土匪如饿狼。“好过的阎王殿,难过的民权县”,道尽当年这个三不管地带的贫瘠与悲凉。
    固风沙、除涝灾、治盐碱,改善生产生活条件,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,成为故道两岸百姓最大的梦想。

    人民政府为人民,人民疾苦挂在心。

    1949年12月,新中国成立之初,尽管百废待兴、百业待举,河南省人民政府仍然决定营造豫东防护林带,横贯郑州、开封、商丘、许昌、淮阳5地的19个县。

    次年1月,时任民权县县长马光带队到张庄、断堤头等乡镇访问群众,查看荒地,随后召开县乡村三级干部会议,进行造林动员、布置造林任务,拉开了民权造林治荒的序幕。

    申甘林带最早归河南省豫东沙荒造林管理处管理,管理处指导开封以东兰封、考城、民权、睢县、宁陵、商丘、虞城、夏邑、永城等十多个县的造林治荒工作。这就是商丘市民权林场的前身。

    早年间地下水位高,栽树很容易成活,不出10年,这片地方的沙土得到有效治理,黄河故道开始绿树成荫了。当时的老场长王梦石曾在河南日报上发表文章《沙荒变绿洲 救出万顷田》。

    可是,一场突如其来的考验差点击垮了这群把绿色视为生命的人们。
    从1958年起,林木被大量砍伐,大片林子被毁,风沙再起。
    从头再来!林场人长年与树打交道,那种倔强、那种不屈、那种顽强已经深深植根心中。

    1962年,民权林场被收归国家林业部,更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林业部河南省商丘机械林场,是当时全国五大机械林场之一。
    “五朵金花”之中,就有现在广为人知的、被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授予“地球卫士奖”的河北塞罕坝机械林场。
    当时,商丘机械林场的一切管理都归国家林业部,场一级的干部任免、财务报账要去林业部,不少县委书记都在这里当过场长、副场长。
    那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。

    在中央和地方的重视下,大批大中专毕业生从学校来到这里,人拉肩扛,重新栽种下绿色的希望。
    “最早,我们培育树苗的苗圃就1亩,后来扩大到104亩。能长成这么一大片林子,当年我们是想不到的。就像大人养孩子,小孩儿终于成材了。”今年84岁的老场长康心玉感慨地说。

    1997年商丘设市后,林场更名为商丘市民权林场。虽然名称在变,但初心不变、痴心不改。
    经过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,民权林场经营面积达6.9万亩,有林地面积5.5万亩,林木蓄积总量18.7万立方米,林木年生长量1.7万立方米,森林覆盖率达79.7%。

    申甘林带是民权林场核心林区,光长成的参天大树、成片的就有2万多亩,成为豫东重要的生态屏障。
    这里有杨树、刺槐、泡桐、桃树等各类植物120余种,其中,刺槐因抗干旱、耐瘠薄,一开始就成为当之无愧的当家树种。

    如今的黄河故道,早已旧貌换新颜。
    春天,草木萌动,野花烂漫,空气中飘荡着槐花蜜的香甜。
    夏天,万木葱茏,高林蔽日,清凉宜人,不少人慕名来此享受森林浴。
    秋天,层林尽染,绵延无尽,果满枝头,芬芳飘香。
    冬天,白雪皑皑,银装素裹,薄雾缭绕林间,凸显这片森林的苍劲和粗犷。

    自然环境的修复,招来了美丽环境的使者。这里野生动物多了起来,野兔、松鼠、獾、黄鼠鼬等小型野生动物经常出没,百灵、画眉、喜鹊、斑鸠等随处可见,还有很多“稀客”光顾。林场工作人员发现,这里有国家Ⅰ、Ⅱ级重点保护动物16种,省级保护动物70多种,成为迁徙候鸟重要的停歇地。

    民权是庄子故里,在这片“庄生晓梦迷蝴蝶,诸侯会盟春秋业”的土地上,林场人用战天斗地的行动,让“白茫茫,野荒荒,三里五庄无牛羊,端起碗来半是黄沙汤”的民谣终于作古,让绿色希望在这里升腾,让绿色奇迹在这里诞生。
    从一群人到一种魂

    ——艰苦奋斗、甘于奉献、忠于使命,林场人用心血、汗水乃至生命践行着“绿化祖国”的诺言
    民权县城东北角的一座寂静、残破的院子,勾起了康心玉的思绪。
    “林场几代领导班子和工人吃住都在这里,不把空闲的地方都种上树,绝不轻言下马回家。”这位在林场工作和生活了63年的老场长指了指已经是危房的屋子,平静地说。

    1955年的夏天,21岁的康心玉从洛阳林校毕业,班里没有人愿意到又穷又苦的豫东去。作为班长,他带头报名回到这里。
    到林场不久,建设家乡的满腔激情被严酷的现实打了一闷棍。“最难受的是吃不饱。”康心玉说,“我在学校一顿饭能吃好几个馍,到了林场老是喝稀汤,饿得心慌。”

    当年的林场只有16个人,唯一的一辆破旧自行车,场长也只是偶尔骑一下。康心玉和后来分配到林场的翟际法等人每天上班平均要步行15公里。晚上装车,白天栽种。育苗、栽树、抚育、管理,件件事情都得管。忙起来回不了家,就挖一个地窨子,铺上麦秸秆,支个帐篷和衣而睡。饿了,啃一口干馍;渴了,河里水多得是。

    说起当年的情景,80岁的佟超然记忆犹新。1962年,他从北京林学院毕业后分配到民权林场,成为场里唯一的大学生。
    “不习惯,啥都不习惯。”老佟虽然耳背,但嗓门依然洪亮,“我在学校起码能吃到米、面、油,来到这里只有盐水煮萝卜和红薯。吃不下饭,想见的人还见不到,当时真不想在这里待了。”

    可他还是待下来了,还待了一辈子,连老师要把他安排到河北省林业厅都没去。老佟说自己放不下这片绿。在他的带领下,民权林场的杨树、刺槐良种选育始终领先全国,提高了沙区垦荒植树的成活率,强化了林带防风固沙的功能。

    老佟说:“我的同学有一部分去了塞罕坝。民权林场虽然没有塞罕坝大,但我们付出的心血是一样的。再造‘绿色长城’,就是我的梦想。”
    那时候,紧邻民权的兰考,焦裕禄找到了治理“三害”的关键,那就是——栽树、栽树、还是栽树,一棵棵泡桐从此扎下深根;在这里,林场人也顶风冒沙,不断摸索,创造了“高栽杨槐低栽柳”“前挡后拉四面围攻”等栽种、治沙方法,推广“坑挖深、土埋实、树行与风向垂直”的种植技术。这些行之有效的“土办法”一直传到今天。

    如今,这些老人们都已是耄耋之年,脸上、手上都被岁月和风沙刻下了深深的沟壑。苦难早已淡漠,但谈起人生的抱憾,还是当年无法经常与家人团聚。

    翟际法家里有5个孩子,他只记得二儿子翟鲁民的生日。小女儿出生6个月零10天后,翟际法才第一次知道孩子到底长啥样。“把我抱5个孩子的时间加在一起,不超过一个月。”83岁的翟际法双手停在空中,欲言又止。

    翟鲁民接过话头,“家里就我母亲一个人撑着,不仅要出工挖河,还得照顾我们兄弟姊妹,累出了痨病,后来得了肺癌,60多岁就去世了。”这位黝黑壮实的汉子哽咽了。

    “种树就是种钱,种树就是种福,种树就是种生命。”翟鲁民说,他理解父亲,理解他的选择,长大后和父亲走上同样的路。他的微信名叫“沙风”,“防风治沙是我的职责,父亲常说,绿化祖国到死都不能忘。”
    欣慰的是,接力棒一代一代在往下传。

    翟际法的孙子、“80后”翟文杰无法感受那种艰苦的场面,但他牢牢地记住了爷爷告诉他的一个数字——仅1964年一个冬天,就造林6400亩。
    而这些树,全是靠人的两只手栽出来的!

    这成为他与林场血脉相融的情感之源。33岁的翟文杰从小在林场长大,在祖辈父辈的熏陶下,大学报考了园林规划设计专业,毕业后毅然回到林场,已经工作了11个年头。哪怕是在身边年轻人大多奔向葡萄酒厂打工挣钱的时候,他也没有离开。

    抚摸着一株刺槐,翟文杰告诉记者,栽植于上世纪50年代的刺槐已经退出历史舞台,留存下来的大树多是上世纪70年代种的。“我总觉得树也像人,

    一代一代更替。现在该是我们完成他们交付的使命了。”
    与翟文杰一样,留在林场的年轻人越来越多。有的是自愿留下的,有的是被“劝”下的。

    已届鲐背之年的潘敬修把儿子留在林场后,又在孙子找工作的时候,毅然告诉他,就回林场。“植树造林,说到天边都是正道!”
    现在林场有职工600余人,“三代同堂”十分普遍。他们中有的是技术工人,有的是管理人员,还有一大部分担任着护林员的角色。
    在申集分场的刺槐林里,有一座小木屋。屋内面积不大,却摆了四张单人床,护林员张艳民正在屋内烧水做饭。

    “我们的工作主要是养护树木、修剪树枝,24小时两班倒基本不休息,随时有事随时出门。”47岁的张艳民有些腼腆地笑着说,“再有两天,我就可以回家看看老人和孩子了。”

    往林子深处走,遇到的护林员越来越多。他们大多是“林二代”。交谈中,他们说现在护林工作容易了,偷盗树木的现象几乎没有了。以前护林工作挺危险,偷盗树木的人甚至还带着土枪。

    树林里有着一座坟冢。坟前既没有墓碑,也没有苍松。这里静静地躺着一位农民护林员高玉臣。他在林场工作35年,所负责的片区极少发生盗树、拉土、毁树苗现象。去世后,按照他的遗愿:“死了也要守望林区”,家人将他埋在了林区,由小儿子接替他继续护林。
    在申集分场北界,有7棵高耸挺立的沙兰杨,是康心玉上世纪60年代去东北林场学习时背回来的树枝育成的。
    半个世纪过去了,大树亭亭如盖,树身已经粗壮到三个人才能合抱,植树的人却悄然老去,芳华不再。

    然而,正是这群忍受寂寞、以苦为乐的林场人,无私地把青春和热血默默奉献给这项伟大的事业,我们才有了黄河故道的平原林海,才有了定不负人的宝贵绿色。

    从一抹绿到一条路

    —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。加快生态文明体制改革,建设美丽中国,绿色发展一直在路上

    塞罕坝林场价值几何?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执行主任埃里克·索尔海姆说:“塞罕坝林场的建设证明退化的环境是可以被修复的,而修复生态是一项有意义的投资。”

    河南的“塞罕坝”亦是如此。
    樊巍为刚刚完成国有林场改革,不再为职工工资发愁的王伟算了一笔账:
    林场森林植被和林地土壤总固碳量为2.25万吨,总价值为2250万元;
    长约40公里的骨干林带每年保护农田120万亩,可增收3600万元;
    每年涵养水源、净化水质价值可达9600万元;
    ……

    初步估算,民权林场生态服务价值每年可达6.96亿元,约为直接经济效益的35倍。
    “这还不算民权林场几万亩森林、豫东林海、平原绿洲的品牌效益,对民权招商引资的拉动效益,对土地增值效益,带动就业、扶贫等社会效益。”樊巍很是兴奋。

   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,“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,改善生态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。”进入生态文明被提到如此高度的新时代,绿色发展理念日益深入人心,林场的发展也开始向更高层次和境界迈进。

    过去是以生产木材、利用森林获取经济效益为主,单纯地依靠砍树、卖树“养家”;如今以生态建设和生态修复、保护森林提供生态服务为主,全面启动了申甘林带生态旅游基地的开发建设系统工程,盘活林业资源,促进林场发展。
    大自然没有辜负林场人的努力。
    现在的申甘林带成了旅游观光胜地。每年4月底,在“风舞槐花落御沟,终南山色入城秋”的景色中,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驻足其中,赏花踏青,兴致来了还可以加入徒步大赛,感受充满勃勃生机的森林之美。

    成片的葡萄、苹果、花生在林间生长,大量芍药、丹参、留兰香、油牡丹在林间绽放,“春季有花、夏季有荫、秋季有果、冬季有绿”。
    在这片林子的庇护下,鲲鹏湖、秋水湖、龙泽湖三片广阔的水面碧波荡漾、水天一色,天鹅、白鹭等珍禽时而水中嬉戏,时而展翅高飞。这里既是候鸟栖息的理想湿地,同时也是供应商丘市城市用水的“大水缸”。

    独特的区位优势和林木资源,使这里成为林业科研的重要基地。中国林科院、河南省林科院、河南农业大学等科研院校的30多个科研项目、实验实习基地的进驻,为这片林海的可持续发展提供了科技力量。

    “林映水中鱼游树,云落水底鸟穿波。”昔日受风沙困扰的民权,成为全国艳羡的“中国长寿之乡”。申甘林带被国家林业局批准为国家生态公园,又把“中国森林体验基地”称号收入囊中。

    庄子曰:“人与天一也”。人因自然而生,人与自然共生。

    以绿色价值观引导公民建立绿色健康的生活方式、杜绝各种浪费资源的行为,是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必然要求。
    几年前,申甘林带被一场突如其来的龙卷风刮倒一大片树木,整片林子出现了一个缺口。“习惯了没有风沙的市民,对突然增多的沙尘天气非常敏感,很多人也由此意识到了种树的重要性。”林场总工程师徐兰成说。

    山水林田湖是一个生命共同体,人的命脉在田,田的命脉在水,水的命脉在山,山的命脉在土,土的命脉在树。在绿色的感召下,民主党派人士来了,法官检察官们来了,莘莘学子来了……人们在这里挥锹培土,栽下了一片片生态纪念林,种下了爱绿护绿、造福世人的美好愿景。

    前人栽树,后人乘凉。
    申集村依托林带天然优势,发展起大棚蔬菜种植200多亩;野岗乡还搞起了万亩国家农业综合开发高标准农业示范良田,小麦亩产量平均达到1300斤;程庄镇香菇扶贫基地依托天邦农业科技有限公司,帮助2691户贫困户脱贫致富……真可谓“思路一转天地宽,万亩林带吸金来”。
    “擦亮生态底色,守住环保底线,努力实现开发建设与生态服务的融合发展,要为老百姓留住故道绿,保持永恒蓝。”民权县委书记姬脉常说。
    有了林,有了水,就有了底气。民权县雄心勃勃地提出了“黄河故道生态走廊”建设构想,明确了“一廊连两园、一线牵多点、一带连全境”的大格局。以申甘林带为核心,以鲲鹏湖、秋水湖、龙泽湖组成的国家湿地公园为重点,着力打造连接湿地公园和生态公园的绿色廊道,并计划沿黄河故道两侧再造面积约3.6万亩的生态林带。

    最新的《森林河南生态建设规划(2018—2027年)》中,我省将着力构建“一核一区三屏四带多廊道”的总体布局,明清黄河故道生态保育带是“四带”之一。这片平原林海迎来了更好的发展机遇。
    离开这里的时候,雪停了。

    冬天来了,春天还会远吗?那抹绿色,正在积蓄着力量,等待勃发;那群人,依然满怀深情地守护着绿色,步履坚定。

    1